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资讯  国际资讯

【艺术家】水天中 被遗忘的画家常玉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02-14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艺术家】水天中 被遗忘的画家常玉  常玉,的确是我们不熟悉的一位画家…

原标题:【艺术家】水天中 被遗忘的画家常玉

  常玉,的确是我们不熟悉的一位画家。水天中先生用白描的方式,为我们勾勒出一个生动形象个性鲜明的常玉。除了他一些奇特的个性和行为外,他在绘画上偏向于现代艺术,并且在巴黎开始在自己的绘画中融入中国艺术的若干特征。从这点看,他与林风眠、庞薰琴、吴冠中们的艺术,似乎有若干的联系。在二十世纪上半叶油画的民族化中,显然应该加入在巴黎的常玉的一笔。

  常玉(1900-1966),一生大起大落,在艺术上我行我素。1966年在巴黎因煤气泄漏去世时仍默默无闻、不被赏识。而今,他为世界级的绘画大家。 常玉1900年生于四川南充,少时家境殷实。1919年常玉以留法勤工俭学的方式前往巴黎,与徐悲鸿、林风眠熟稔,常玉的艺术观点却与他们不同,他不进美术学院,常在咖啡馆里一边看《红楼梦》或拉着小提琴一边画画。

  常玉生于1900年,他在远离故土的异乡奋斗一生,于20世纪60年代离开这个曾在他眼前展开许多梦想、又使那些梦想无情幻灭的世界。他是在十分孤独的状态中离开这个世界的。终其一生,他永远地怀恋着故土,但当时国内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位旅居巴黎的中国艺术家是怎样活着,更不知道他是怎样死去的。

  常玉(1900一1966年)字幼书,四川顺庆人。其父是一个从事丝织业的乡绅,喜欢书画,曾让少年时期的常玉随乡贤赵熙学艺。赵熙字尧生,号香宋,是清末民初四川五老七贤之一,诗文书画擅名蜀中,书法和水墨山水流传甚广。家庭文化气息的熏陶和随赵熙学习的经历,使常玉接触到中国传统书法和文人水墨画,更感受到传统文人的生活方式与艺术氛围,这对他后来的艺术发展和人生追求具有深远的影响。

  1918年常玉到上海,次年去日本投奔经营丝绸买卖的二哥常必诚。在东京居留期间,可能接触过日本新式美术。归国后曾为常必诚所办牙刷厂设计包装图案。1920年与同学王季冈经蔡元培介绍,赴沪拜访吴稚晖,由吴稚晖主持的留法勤工俭学会办理手续,去法国留学。虽然他是以勤工俭学方式到法国的,但与其他同学不同,常玉并不是节衣缩食、刻苦求学的那一类学生。他当时手头阔绰,到巴黎后他不去正规的艺术学校,而是进人不受的大茅屋工作室(Academie Grande Chaumiere)[1]学画。据王季冈回忆,常玉是以翩翩佳公子形象出现在巴黎留学生之中的,其人美丰仪,且衣着考究,拉小提琴,打网球,更擅碰球,但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跳舞……而且对友人妻保持距离,未若张道藩之意向也(转引自陈炎锋《常玉》)。最后一句是指常玉与蒋碧薇的关系。常玉到法国之后,与徐悲鸿夫妇交往最多,且常与蒋碧薇出游。在别人的印象中,他与蒋碧薇似乎保持着纯粹的友谊关系,但蒋碧薇回忆录中却详细记述引起徐悲鸿怀疑嫉妒的一场难堪风波。在常玉去世以后,人们在他的相片册中发现了蒋碧薇和他一起拍摄的好多照片。那时他们都很年轻。

  1921年8月9日,常玉和谢寿康、江小鹣、孙佩苍等在巴黎学习美术的一伙中国留学生组成天狗会,并邀约当时以官费留学、暂居的徐悲鸿、蒋碧薇入会。1923年,张道藩、邵洵美、郭有守也应邀加人。天狗会并非真正的艺术,而是一个联谊性的诨号。顾名思义,含有玩世不恭的意味。在发起通知中,谓其咸具狗性,故以狗会长、狗先生互称。天狗会的缘起,是在法国留学的中国年轻人听说刘海粟等人在上海组织了一个名为天马会的。在当时那些狂傲的留学生心目中,刘海粟属于不学无术的一类人。他们遥遥相对地成立天狗会,无非是一个刻薄的玩笑。这似乎是常玉唯一一次参与中国留学生的集体活动。在天狗会成立之后,他与谢寿康、孙佩苍到,与徐悲鸿、蒋碧薇会合,一伙人同吃同住,游山玩水,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而蒋碧薇对当时的常玉颇有微词,当时大家动手做饭洗碗,只有常玉袖手旁观,什么事也不做,每天11点多钟才来,谈谈笑笑等吃饭,吃饱饭拍拍肚皮就走。[2]

  吴冠中回忆,他很少见到常玉与在巴黎的中国艺术家或者留学生交往。同在大茅屋工作室学画的庞薰琴回忆,在大茅屋工作室,总有许多画家围着看常玉画画,他用毛笔画速写,最有趣的是他把周围的人,不管是男是女,年轻的或是中年的都画成女的,没有人提,相反受到极大欢迎。庞薰琴说法国艺术界有许多人是常玉的朋友,与常玉交往最密切的是贾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ti)。毕加索也与他有过来往,毕加索曾为常玉画过一幅肖像,但这幅画下落不明。

  1926年,庞薰琴访问巴黎郊区的常玉画室,他的画室比一般青年画家画室的条件要好得多,清幽,工作室又高又大,光线也好……工作室内有个阁楼,常玉就睡在这阁楼上。最使庞薰琴惊异的是宽敞的画室竟然看不到一幅画,常玉告诉他:我连烧菜的油都买不起,哪有钱来买油画材料?我就是在几块画布上画了又涂,涂了又画。他并不是卖不出画,经常有画商围绕着他,他从不各种宴请,而常常卖画,人家请他画像,他约法三章:一先付钱;二画的时候不要看;三画完拿了就走,不提这样那样的意见。同意这三个条件就画,不能实行这三个条件就告吹。

  常玉20岁到法国,出国前不曾婚配。后来在大茅屋画室结识了美丽的哈蒙妮耶小姐(De la Harmonyer),两人很快成为爱侣,1929年结为夫妇。他们的婚姻并没有维持多久,30年代初即已离异。在以后的年月里,常玉曾有过多个女性伴侣,但共同生活的时日都不长。他在女人身上挥霍了大量时间与。

  常玉在巴黎过着逍遥散淡的生活,但他的艺术才华还是引起了人们的注意。1925年,常玉的作品入选法国秋季沙龙,1929年得到收藏家侯谢(Pierre Henri Roche)和荷兰作曲家约翰·弗兰考(Johan Franco)的赏识,约翰·弗兰考收藏了常玉不少作品。1932年,《1910一1930当代艺术家辞典》收录其事迹。1933年在举办个展。1931年,有出版商约请常玉为梁岱所译法文版《陶潜诗集》作铜版插图,常玉接受约稿之后久拖不画,说是没钱买铜版材料。后来出版商送来铜版,常玉找了一把中国的修脚刀,刻制完成了四幅插图。出版商很喜欢这几幅用修脚刀刻成的插图,出了精致的单行本。

  1938年,掌管家产的哥哥去世,常玉在这年夏天奔丧回国,在家乡作短暂停留。常玉在四川的故家算是当地富户,他和弟兄们分了家产之后,在秋天回到法国。这是他活得最轻松、愉快的时间,继承了一笔遗产[3]的他过着富裕的生活,他与一个个漂亮女子交往,在事业上则任性率意,不想做艰苦努力。他厌恶画廊对他的和压力.这使那些曾经想与他合作的画商失望,陆续弃他而去。

  的日子转瞬即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经济一落千丈,常玉坐吃山空,好在有几位朋友的接济,得以勉强度日。这期间,常玉一直留在法国。他尝试过各种赚钱养活自己的办法,例如制作出售石膏和陶制工艺品、做雕漆家具图纹等,虽不无小补,但收益甚微。

  国际艺术中心向美国转移的潮流,常玉于1948年去纽约谋求发展。在巴黎美术学校学画的吴冠中,在赵无极家里见过这位即将赴美的川籍艺术家:常玉是一个散漫的人,还有一点古怪。他正当中年,身体壮实,说话不多,但显得很随便,毫不拘谨。他穿一件红色的衬衫,那种鲜艳的衣服在当时的巴黎艺术家中也很少见……。

  在美国,常玉并没有改变他一贯的生活态度,仍然以率性而作的态度对待艺事。据他的朋友,著名摄影艺术家罗勃·法兰克(Robert Frank)回忆,常玉到美国的主要目的不是画画或为自己的画作寻求新的主顾,而是推销他发明的一种新鲜玩意儿乒乓网球--在类似网球场地而略小的地方,用乒乓球和较小的球拍代替网球运动。这可不是他一时心血来潮的产物。早在战前,他已经醉心于网球运动并设计出乒乓网球,产生了将贵族化的网球运动推广到平民之中的念头。他曾于1936年奥运会时前往参观,并宣传他的发明,而且获得过一位网球名手的赞赏。在美国,常玉被新闻界称之为乒乓网球的发明者[4]。常玉对这一头衔重视的程度远超过艺术家或者画家。但他在纽约努力宣传推销乒乓网球的结果,却一无所获,他想借此发财的希望彻底破灭。我们可以看到常玉在纽约举办画展的记录,那是1950年,据法兰克回忆,是他帮助常玉在纽约曼哈顿区的Passadoit画廊办了一次展览,展出了从巴黎运来的绘画作品。可惜展览效果不佳,一幅画也没有卖出去。这次挫折进一步打击了常玉在艺术上发展的信心。1951年,常玉郁闷地回到法国。

  战后相当长的时期,常玉几乎放弃了画画。他曾明确告诉罗勃·法兰克,他以后不再画画了,他想放弃绘画,回中国另行创业。事实是他已经无法贫困的生活。改变拮据的经济状况,成为他迫切的需要。而那时中国正在雷厉风行地进行土改、镇反、思想运动,作为地主和资本家家属的常玉,知趣地打消了回国赚钱的念头。为了谋生,他在巴黎一家仿古家具厂做中国式家具的雕漆纹饰。这种工艺纹饰的痕迹,一再出现在他后期的一些作品中。

  虽然常玉明显表现出对绘画的冷淡,但他的才艺毕竟是在绘画方面。他1955年参加了巴黎沙龙展,终于觉察到人们对他的绘画的兴趣,远远超出对他的乒乓网球的兴趣。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几年间,他回心转意于艺术,他在给法兰克的信中说:在经过一生的绘画历程以后,我现在终于懂得如何绘画了。

  在20世纪前期中国去欧洲学习艺术的留学生中,常玉是相当奇特的一个。他与徐悲鸿、林风眠和稍后的吕斯百、常书鸿等人,无论艺术取向、生活方式,还是人生态度都不同。常玉少年时期受传统文人画濡染甚深,他的性格气质又与严密矜持、的学院传统水火不容。与他的朋友徐悲鸿之服膺学院艺术大异其趣,常玉不但自己与学院艺术、学院生活绝缘,而且他的中国朋友,万不可步入美术学院的大门。庞薰琴就是在他的下打消了投考巴黎美术学校的计划。这与徐悲鸿之屡屡青年留学生万不可学院传统形成鲜明的对照。如果说,是徐悲鸿的谆谆影响了吕斯百和吴作人的治艺道的话,常玉的艺术选择和,则影响了早逝的张弦和早期的庞薰琴。庞薰琴后来的改弦易辙,反映了40年代以后的中国社会容不得这种笔随心运的艺术。在巴黎和纽约,常玉追求的是一种类似于中国隐逸文士向往的逍遥散淡的、以为中心的生活境界。他的人生态度,使人联想起庄子对个体的追求的概括:游,而对于种种的和负担,只以吾弗知!吾弗知!作答。庄子还标榜纯素:故素也者,谓其无所与杂也;纯也者,谓其不亏其神也。可以说,常玉的生活与艺术意味,与庄子纯素的理想有颇多相通之处。

  常玉不是文化上的国粹派,他的绘画形式是熔中国传统文人写意与野兽派画家的表现性于一炉的形式。但在他的内心,中国文化的影响几乎无处不在。他常在画有野兽、女人体的背景上,仔细、匀称地描上许多中国古代福、禄、寿文字符号;在静物花卉上反复题写宋代理学家程颢的名句静观皆,四时佳兴与人同;在他早年的作品上,常加盖天官赐福肖形印,那是他在国内小摊上买来的小玩意。而他的绘画布局和绘画趣味,有明显的中国民间手工艺品的痕迹。

  在艺术观念和艺术风格上,常玉是与20世纪前期法国画坛主流艺术家同步前行的。他与马蒂斯、毕加索等人在相近的时期,追求着相似的东西,他与马蒂斯在风格上的接近特别引人注目。从20年代开始,常玉就在探求绘画形式的单纯化。他的油画色彩含蓄、柔和而又十分单纯,他不但用毛笔画速写,而且在油画上也常常勾出富于表现性的线条,有时候在厚的油彩色层上刻画出简练细挺的线。他与另一位华人艺术家赵春翔的笔意不同,赵春翔的线有一种爽利细挺的帅气;常玉的线敦厚内敛,不让线条成为整体色彩造型的因素。从他画面上的线描,就会联想起他本人敦厚的神色。

  常玉对自己的艺术风格有过很好的解说:欧洲绘画好比一席丰盛的菜肴,当中包含了很多烧烤、煎炸以及各式肉类。我的作品则像是蔬菜、水果及沙拉,能帮助人们转换及改变对于欣赏绘画艺术的品味。当代画家们总带点地以多种颜色作画,我不,故此我不被归纳为这些为人接受的画家(引自苏富比拍卖公司《罗勃·法兰克之常玉》)。这些话使人感受到他敦厚中的机智与幽默。

  在他的作品中最常出现的是丰满健壮的裸女、粉红色的、丰硕巨大的双腿、小小的头颅和小小的脚。徐志摩曾以谐谑的赞美形容常玉画中的女性为大腿。这种健壮、美丽、悠闲的女人,显然是画家内心所向往的女性形象,也几乎成为他作品的标记。庞薰琴早年作品中也有这样的大腿,他早年绘画中夸张的女性,显然是受马蒂斯和常玉的共同影响。常玉也喜欢画花卉和野兽,那些平凡的花卉并不艳丽,但很坚韧。特别是花卉的枝条,像中国秦汉碑刻中的笔画,蕴含着特殊的执拗,那种一鞭一条痕的沉痛(吴冠中语)当可在这些静物画中见到。与这些在小小花盆中讨生活的花草形成对比的,是他笔下的走兽,不管是马、象、豹,还是猫,它们一律悠闲而小巧。常玉从这些动物身上看到的不是它们的劲健威猛,而是它们的自在与。

  不管是女人,是花草,是金鱼还是野兽,它们都像常玉一样,超然物外而悠闲。常玉说过,他画上的野兽就是他自己--它们孤独地仿徨于无垠的天地之间。画家以此自况--在20世纪的中国,像常玉这种不求闻达、悠然的留学生,可谓凤毛麟角。1966年,常玉又画了一张奔走于广袤原野的小象,那是既找不到居留歇息之处,也看不到生活尽头的孤独生命。这是常玉人生终端的绝笔。

  1964年,由他们的教育部部长邀请常玉在台北举办个人画展,并请他回到师范大学艺术系任教。他将43件作品运往台北,画展如期举行,而他去台北的计划却未能实现--他为去埃及旅游而申请了中华人民国的护照。在取得中华人民国护照的同时,就失去了原来持有的中华护照。这一决定曾使他在岛内的朋友大为惋惜--当时中华人民国护照的持有者进入岛内。这使常玉赴台任教的计划落空。

  常玉一生不曾举办过大规模的个人作品展,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积攒出足够举办大型个展的作品和,他也不太愿意在这一类事上花费精力。在经济拮据的晚年,常玉曾对谢景兰大发感慨--年轻时候有的是钱,却没有好好使用。现在需要钱,钱又不见了!

  1966年,神州大地卷人狂潮之际,远在异乡的常玉因煤气中毒,在巴黎寓所猝然离世。在去世前一年,他在巴黎友人勒维家中举办了画展,观者寥寥。但从他遗留的不多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他是现代中国艺术家中绘画感觉最佳的人物之一。

  [1]大茅屋画室在中国留学生的记述中有不同的称呼,如大茅屋研究所、格朗特歇米欧尔研究所等,有人甚至称其为学院。但从它的性质看,实际上是向一切人,购票入内画速写的画室,不是正规的绘画教学或艺术研究机构。

  [4]庞薰琴在回忆中提及,有人说常玉是羽毛球的发明者,确否我没有调查过。按:早在18世纪的意大利就已经有羽毛球运动,在当时的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到羽毛球运动的场面。1877年,英国出版了正式的羽毛球比赛规则。值得注意的是板网球(Paddle tennis)的最先发明者,一般认为是美国人E.P.比尔,他于1921年开始推广在小型场地上以木质板拍击打网球。另外,当时中国国内的体育教师也有板羽球发明。这些都与常玉活动时间相去不远,着眼点也与常玉近似,有可能是不谋而合。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