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行业热点  创投

深创投倪泽望:资本迷茫时代应回归初心 真正价值投资需长期坚守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04-2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深创投倪泽望:资本迷茫时代应回归初心 真正价值投资需长期坚守  2018年4月23-25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金茂君悦酒店举办…

原标题:深创投倪泽望:资本迷茫时代应回归初心 真正价值投资需长期坚守

  2018年4月23-25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金茂君悦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价值的力量”,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此次峰会上,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在主题中表示,今年1--4月份资本市场变化非常大,创投资本非常迷茫,在这样一个资本迷茫的时代,更要回归初心,坚守价值投资。

  倪泽望认为,价值投资有具体的标准,一是价值发现,找到一些有内在价值的企业和有未来成长性的企业;二是价值创造,不仅是发现优秀企业的苗子,同时要支持和帮助企业一起去创造新的价值;三是坚守和执行,只投三个月、五个月不叫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是相当长时间的坚守和执行。只有满足这具体的标准,才能构成价值投资基本的要素。

  倪泽望:非常高兴参加投中的大会,首先预祝成功。刚才陈总做了一个很好的发言,我在后台听了,今天的题目价值投资,非常契合当前这样一个大的。

  今年1—4月份,我们很关心资本市场发生的事情,应该说这么多年少有,如果错过这4个月的经历,我觉得至少在职场人来看常遗憾的事情。从1月份、到2月份、到3月份、4月份,大家回顾一下,先是IPO迷茫、包括会里和社会都搞不清楚到底要什么样的企业去IPO的,IPO迷茫了。去年一年我们上市了23家公司,基本上每周都要去所和深交所敲钟,但是很遗憾今年我们也很少,所以IPO迷茫。

  后来大家明白过来了,让独角兽上市,然后就有了一批独角兽的名单。然后又发生了中美贸易的摩擦,然后发生了中兴的事件,然后发现独角兽企业也不靠谱,大部分是模式创新的企业,我们缺芯。所以整个的社会迷茫了,都不知道怎样做了。现在社会都说投资人是混蛋,你们都不投芯片企业,使得我们中国的芯片被人卡脖子了,这些议论非常多。现在全社会都在热衷于说我们去投芯片吧。这样一个迷茫的时代,我觉得确实我们要回归到我们的初心,怎样坚守价值投资,包括芯片也是一样的。我们一直在想,我们一定要记住市场经济基本的规律,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交换,是分工,分工和交换是市场经济的本质,我们不可能包打天下。第二个,所有的技术,尤其是原创技术,不是仅仅靠钱能够做成功的。所以我想需要我们各个方面上上下下一起努力。

  我今天的题目也是围绕价值投资这一个概念来讲一些我们的理解。去年我们一、二级市场也有很有意思的现象,实际上以前二级市场大家更多地做的是趋势投资,与价值投资相对应的趋势投资。更多地是靠技术层面,看科技图,或者是打听内幕消息。但是去年的二级市场不是这样的,更多地是追大盘股、蓝筹股、白马股这样一些优质的股票。所以去年的二级市场如果遵循价值投资的逻辑反而能赚钱了。但是看看一级市场,本来是坚守价值投资的逻辑,但是往往是不断地追风口,去年的名词变换应该是最快的。什么VR、AI、直播、共享单车、网红等一堆一堆,到最后的人工智能、区块链和零售全是一些崭新的名词,包括年底的独角兽。所以实际上就是这样不断地变化投资的逻辑,最后不一定能够赚到钱。

  什么是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是一个专业名词,30年代就有这样的理论体系,巴菲特就是坚定的价值投资的者的。所谓的价值投资就是你投资要有回报,投资回报是鉴定价值投资的标准。说一千道一万就是你能否为投资人赚钱,这才是价值投资。当然其他的方法也能赚钱,但是价值投资一定要赚钱,所以价值投资有价值才能投资,按照巴菲特的理论按照企业内在的价值和企业未来的成长性,而且它的价格低于它的价值你才能去投资,这才叫价值投资。包括最近很多投资机构去追逐独角兽也好,Pre-IPO也好,做了一些短线,有时候不一定能够赚钱,或者是不一定有丰厚的回报。实际上从证监会来讲最终的导向很明确,也希望我们引导全社会、引导投资机构去做长线投资、价值投资,包括最近要出台的减持新规的一些细则,跟你的投资机构、投资年限挂钩,你投资的时间越长,减持期限越短,减持额度相对放宽,从1%、2%、3%,让你更容易地在二级市场减持。实际上这样一个规则的修订和这样一个规则的另外,实际上鼓励投资机构做长线投资,做一些对中小企业的投资。当然这只是一个导向性的作用。实际上它的实际价值并不是很大,投资机构也不可能因为这一原因去改变大的投资的逻辑。

  我们认为创业投资更要坚守价值投资的商业本质,因为我们是以做VC为主的企业,我们理解,我们更应该坚守价值投资这样一个投资逻辑。所以要去进行价值发现,价值创造,实际上就去找到一些有内在价值的企业和有未来成长性的企业,这是我们要做的价值发现,这是我们的专业,检验的就是我们的专业能力。第二个就是价值创造,不仅仅是要发现优秀企业的苗子,同时要支持和帮助这一企业一起去创造新的价值,这是投资机构要去做的。我们说为我们的被投企业赋能,就是帮我们的被投企业一起去成长、发展壮大。第就是检验价值投资的标准,就是你的坚守和执行。很多人说我也做价值投资,你只投三个月、五个月不叫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是相当长时间的坚守和执行,我们认为只有这具体的标准,才能构成价值投资基本的要素。

  当然不是所有的机构和所有的人都能准确把握价值投资,做价值投资还是需要能力和资源的。价值投资不是空中楼阁,价值投资的决策和坚守是深刻理解产业发展规律并形成投资逻辑后的自然结果。就是你敢不敢投,你敢不敢重投,敢不敢长期地持有。每一个环节都要考核检验我们机构和我们投资人的能力,在所有人不看好的时候你敢投这很重要,但是你是投1%还是投10%,还是投30%这也是很重要,你是投三年、五年还是十年这都很重要,每个环节都很重要。对不同的行业、不同企业的发展阶段怎样去把握投资逻辑,这也有明显的差异。

  消费品行业可能更需要把握的是商业模式,现金流、品牌、渠道,我们一定要理解价值投资不仅仅是技术类的企业,只要这个企业能够创造价值,我们投资进去了都属于价值投资,有消费品行业的,有医药行业的。医药行业我们得考虑企业他有多少的产品线,研发线丰富不丰富,你是一个、两个、一期的、二期、三期的临床的这些药,你有多少个品种,你有多少个阶段的产品,一级临床、二级临床、临床还是拿到批文了。互联网的,互联网企业你有多少的数量,有多少的日活、月活,高端制造的,这就叫技术类的。技术的先进性。所以怎样去行业的图谱到行业的发展规律到发现行业投资机会到最后形成投资逻辑,再寻找这样的投资企业和标的。

  你看我们深创投,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的原则,当然我们也有做得不尽人意的地方,当然我们确实是有这样的能力圈。我们有30个博士后在研发。我们累计投资了科技领域165家企业,在半导体行业,芯片领域我们有接近20家企业的投资,并不是说我们投资机构不关注、不投资芯片企业,实际上我们也投资了很多的芯片企业,有些芯片企业还是不错的,特别是这两年投的芯片企业这两年非常好。包括高端装备制造领域,一共上市了20家企业,一共投了130家,这里面也有很多的知名企业,在互联网新、文化创意行业,我们投了172家企业,13家IPO,包括材料化工里面,投了72家企业,18家IPO。生物技术投了86家,IPO 9家。消费者服务业我们投了103家,IPO 22家企业。包括新能源/节能环保10家企业IPO上市。

  所以说我们在各个领域都在尽可能地做一些价值发现和价值创造,最后通过长期的持有,协助企业一起成长,一起IPO,一起给到投资人很好的回报,我今天的报告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