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行业热点  互联网+

自也要取得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05-24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自也要取得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一个接着一个,《网络出版服务管理》将于2016年3月10日施行…

原标题:自也要取得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一个接着一个,《网络出版服务管理》将于2016年3月10日施行。按照此,通过信息网络向提供数字化作品的行为就属于网络出版服务,提供该服务的都必须取得互联网出版服务许可证。

  那么,问题来了。包括在微信号、头条号、微博平台中运营的众多自们是否也必须取得互联网出版服务许可证呢?

  自是内容生产者和发布者,推送的每一篇文章都是数字化作品,制作的每一个视频都是精心打造的数字化作品。据全国自生态报告显示,仅云堆数据中心监测的全国号就有3117203个,这是个相当庞大的群体。我也是这个庞大群体中的一员,因此,看到这个,立马想到的是,难道我也要取得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吗?

  《网络出版服务管理》只了单位要取得互联网出版服务许可证的条件,那么我们就可以理解为运营自的个人不用取得该许可证,因为“法无即可为”,那就意味着,像“刘兴亮”这样的微信号、这样的自就不必取得互联网出版许可证了。

  我作为一个个人运营的自,是不必担心了。但好事如我,胸怀天下如我,又为那些运营自的单位们担心起来了,我们再来看看:

  《网络出版服务管理》中第九条这样:“其他单位从事网络出版服务,除第八条所列条件外,还应当具备以下条件:

  (一)有确定的、不与其他出版单位相重复的,从事网络出版服务主体的名称及章程;

  (二)有符合国家的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代表人必须是在境内长久居住的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中国,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至少1人应当具有中级以上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

  (三)除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外,有适应网络出版服务范围需要的8名以上具有国家新闻出版认可的出版及相关专业技术职业资格的专职编辑出版人员,其中具有中级以上职业资格的人员不得少于3名;

  如果这个严格执行,那么麻烦就来了。因为对于很多运营自的单位来说,大多都是初创公司,即使有的公司具备了一定规模,但都是在一个细分领域耕耘,要求其至少要有9名人员具有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谈何容易,还要分初级和中级的,这简直就是乱弹琴。

  第八条第三项还要求相关服务器和存储设备必须存放在中华人民国境内,这也不符合自的特点。自们大多没有自己的相关服务器和存储设备,用的是微信号、头条号、微博等自平台的。从另外一个角度解读,那就意味着不可以运用国外的自平台?

  《网络出版服务管理》第51条,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网络出版服务,或者擅自上网出版网络游戏(含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网络游戏),由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职权予以,并由所在地省级电信主管部门依据有关部门的通知,按照《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十九条的给予责令关闭网站等处罚;已经刑法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删除全部相关网络出版物,违法所得和从事违法出版活动的主要设备、专用工具,违法经营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违法经营额5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违法经营额不足1万元的,可以处5万元以下的罚款;他人权益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在当前人人都是的时代背景下,出版行政主管机关网络技术的发展趋势,为网络出版服务构建健康发展无可厚非,但不能一刀切,否则将成为阻碍信息网络的恶法。

  数年前,我参加过一个网络游戏的立法研讨会,主题是“网络游戏中的法律问题:以第二人生为例”,与会的有很多法律专家,有人民大学的、北大的、的、中国大学,还有一些研究中心的,以及律师等,当然也有相关官员。据介绍,这些都是国内最的网络游戏的法律专家了,可是,听完研讨会,却让我大跌眼镜。

  各位专家的开场白大部分分为这么几种:“我从来没有玩过游戏”、“我没玩过,但是看儿子玩过”、“我没玩过网游,但玩过单机游戏,比如扫雷、连连看等”等等。这么一帮没玩过网游游戏的专家,竟然在讨论网游的立法问题,竟然再给立法机构献言献策,真是莫大的。

  刘兴亮。闪聚CEO、创始人。知名互联网专家。多家上市公司顾问。CCTV财经频道、、央广经济之声等特约评论员。计算机学会委员,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委员。西南交通大学计算机硕士。IT名博,访问量超过千万。主要著作有《智胜江湖:创业取舍经》、《第三浪-互联网未来与中国转型》(合著)等。曾任互联网实验室总裁、红麦软件总裁、《网络导报》总编辑等。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