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行业的北京折叠:二零一七大佬图鉴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01-06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互联网行业的北京折叠:二零一七大佬图鉴  华北大面积禁煤换来了晴朗的好天气,但阳光投射在城市的每个角落时,人们到的温度并不一样…

原标题:互联网行业的北京折叠:二零一七大佬图鉴

  华北大面积禁煤换来了晴朗的好天气,但阳光投射在城市的每个角落时,人们到的温度并不一样。

  西二旗爱养花的李彦宏和清河五彩城的劳模雷军应该会觉得温暖,“逆袭”扫掉了此前盘踞在他们心头的阴霾;酒仙桥的西北风刮到周鸿祎脸上就变成了和煦春风,360借壳上市的小目标是心中不灭的太阳,92年女生泼的冷水也无法将它熄灭。

  迁走的大公司和电脑城带走了拥堵、混乱与活力,前几年创业大街上恨不得睡在咖啡馆里的年轻人也消失了,但这些都不影响“五道口守护者”王小川眉眼间的灿烂。

  南城气象倒是不错。处于下风向的南五环外往年都是雾霾重地,今年却难得清新。亦庄刘强东和祖国南方的马化腾心连心,自然,深圳的带暖风也吹进了他心里。

  东边风水这一年似乎不太好。东四环的乐视大厦面临易主,贾跃亭几个月没回棕榈泉的家;东三环外建国上的万达广场里,王健林的首富也蒙上了阴霾。

  这是一座折叠的北京城。正如郝景芳科幻小说里所述,大佬们的2017也被割裂成不同空间。有人在日光下欢笑,就有人在暗夜里神伤。

  潮起潮落本为常态,这一年的京城大佬也不例外。毕竟,欢愉总是短暂,无常和焦虑才是命运的主题曲。

  多数人是从第一空间跌落而来。高光时接受过多少赞美和追捧,如今就要承受多少质疑和——能量守恒定律在这个虚拟的物理世界里依然通行。

  得意的人往往无所禁忌。比如王健林在2017万达年会上嗨唱的那首《一无所有》,在2016年透露的“先挣一个亿”小目标,在央视《对话》里放出的狠话:“有万达在,上海迪士尼乐园20年之内盈不了利”。

  被他的唐老鸭米老鼠后来用事实给予了回击:2017年11月,上海迪士尼乐园宣布在首个财年实现盈利。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早在此之前,故事在王健林“一无所有”的嘶吼声中已经悄悄改变。

  年初王健林还在五道口贡献“北大,不如胆子大”的金句,5月又在万达总部风光接待了到访的马来西亚总理,等到夏天,银监会传出的两条消息,让万达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两次债券齐跌。

  更的是坊间猜测。很多人相信,当年帮助王健林在各地拿地盖房的力量如今正在反噬他。不由分说地,王健林被推向了折叠北京的第三空间。

  于是,7月19日万达、融创和富力联合上演的那场堪称宫斗剧的发布会——临时撤换的海报、闭门会议室里传出的摔碎杯子声音,让王健林出售文创、酒店业务的举动多了几分无可奈何的意味。

  王健林口风也变了——顺势而为是他重要的之道。比如出海这件事,他的口径是这样变化的:

  截至最后那次时,万达海外投资额累计2541亿,合约387亿美元,主要以商业地产和电影为主。

  王健林不孤单,今年同样忙着转变话风的还有安邦、海航、复星。他们曾经都是中国公司出海的主力,数据显示,以这几家为代表的中国公司2017年完成了1870亿美元的海外投资和并购,是2012年的两倍。

  伦敦大学哲学系毕业的王思聪曾经在2015年提出一个说法:边界在哪里是值得怀疑的。巧合的是,2017年的王健林似乎置身于某种的边界。

  但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是:在这个混沌的时代里,没有哪位先知能明确知道所有的边界在哪。今天被默许甚至是鼓励的事情,明天或许就成了一纸——有还是好的,更多时候,人们只是从种种迹象中猜测:哦,这么干不行了。

  让王健林滑落到第三空间任人指点的风雨七月,也是贾跃亭的转折点:他抛下乐视的烂摊子跑去了美国。

  贾跃亭的2017就像一部又臭又长的连续剧,观众大结局的声音丝毫没有影响这位远在美国的造车者。当乐视供应商讨债、高管离职或变动、员工辞职等消息频出时,贾跃亭安然躺在第三空间底部的砾石之上——反正还有王健林作伴呢!

  相比王健林的焦虑,贾跃亭的心态好多了。证监会对他发布回国责令的那天,他还在妻子陪伴下欢度圣诞节,顺便更新了沉寂1个多月的微博,力证自己的造车事业仍在继续。

  他被评为“2015中国互联网经济年度人物”时,得到的评价是“贾跃亭不是商业机会主义者,他的性格注定乐视是一种开创性的公司。”

  而他公之于众的最后一场梦上映在艺术馆。那是2016年冬天,在没有真车上台的情况下,贾跃亭面带坚毅笑容地完成了这场LeSEE Pro概念车的发布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