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理财资讯  基金理财

国产新冠特效药最新进展!

  • 来源:互联网
  • |
  • 2022-05-1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1、预计下半年,国产新冠口服药将超过核酸检测板块,成为医药股的投资重心。

其实自4月份开始,国产新冠药的炒作便逐渐热起来了,主要原因是第一款药物的上市即将获批。

目前我国有10余款国产小分子新冠口服药在紧急研发中,其中进程最快的三款为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君实生物的VV116、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

跟这三家相比,其它的先声药业的SIM0417(3CL抑制剂)和前沿生物的FB2001(3CL抑制剂)处于一期临床中;歌礼制药的ASC11(3CL抑制剂)及ASC10(RdRp抑制剂)处在临床前研究阶段,进度落后很多。

领头的三款药中,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于2月10日完成三期中国首例入组、君实生物的VV116于3月16日三期完成首例给药,目前都还在三期临床中,结果最快也要下半年才能出来了。

相比起来,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已经进入了领跑位置。

4月2日,药审中心网站显示,真实生物提交III类沟通交流会申请,目前状态栏已从“处理中”变更为“已反馈”。

市场将此解读为阿兹夫定三期临床揭盲、申报上市在即。

根据有关机构分析预测,全球口服新冠药物市场规模为数十亿至上百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近千亿元。

虽然辉瑞特效药已经获批国内上市,但考虑到辉瑞产能有限、定价较高以及供应链安全稳定等因素,国产新冠口服药仍将是一块诱人的蛋糕。

由于真实生物并非上市公司,下面简单分析一下围绕着真实生物的相关产业链。

1)吃肉的战略合作方:

新华制药、华润双鹤、协和药厂与真实生物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属于核心的生产和经销商。

2)喝汤的外围合作方:

拓新药业、奥翔药业等,属于原料药提供方。

拓新药业:与真实生物同在河南,拓新药业子公司新乡制药是阿兹夫定原料药的生产企业,阿兹夫定新产线正在建设中,确定性很强,而且拓新药业是明确的阿兹夫定中间体的第二专利所有人。

奥翔药业:北京协和药厂是“阿兹夫定”的生产厂家,而奥翔药业是北京协和药厂的重要客户。市场预估,奥翔药业有相当大的可能性进入真实生物的原料药供应链。

根据业内电话会议提供的资料:

②阿兹夫定治疗新冠的用量是每天5mg,7天一个疗程。目前一个疗程一瓶药有35片,900元。(以后大规模量产,价格会降下来。)

③目前原料药的价格大概是150万/Kg,未来大概会降到40万/kg左右。

⑤市场规模测算:十亿人份,对应35吨阿兹夫定,按照40万/kg计算,对应原料药规模140亿元。

⑥2020年营收、净利润如下:$拓新药业(5.28亿,1.13亿)、$奥翔药业(4.09亿,0.87亿),可以看出这俩都是小公司,新冠原料药的订单,未来可能会对其产生巨大的业绩增量。

3)蹭概念的财务合作方:

三木集团、奥联电子……通过买基金成为真实生物的小股东。

三木集团:2021年盈科资本参与真实生物B轮1亿美元的融资,三木集团持股盈科资本,也就是三木集团间接参与了真实生物的B轮融资。

奥联电子:根据公司的公告,公司以2500万元受让盈嘉科达投资持有的基金,而该标的基金已向真实生物投资2000万元。

————

越是层级低的,门槛越低,合作公司就会越多,利好也就越有限。

下面重点聊聊第一层级的三家战略合作方。

有观点认为,从辉瑞Paxlovid最后的国内代理权花落中国医药(600056)的案例来看——

阿兹夫定作为潜在首个获批的国产口服特效药,显然属于国家战略储备物资的行列,其商业化环节大概率花落国企/央企,这个逻辑目前市场已没有疑问。

目前披露的三个战略合作方,都是拥有几十年历史的老国企,以生产和经销普仿药为主,历史业绩平平。

以新华制药为例,该公司始创于1943年,是新中国第一家化学合成制药企业。

公司一度是亚洲最主要的解热镇痛类药物生产与出口基地,是全球最大的安乃近、布洛芬、阿司匹林、咖啡因、左旋多巴等药物生产企业。

其2021年生产了3.59万吨化学原料药、72.64亿片片剂、6.32亿粒胶囊剂和2.93亿支针剂,生产能力极其强大。

成熟的生产经验,庞大的分销网络,或许是真实生物看中的主要原因。

但由于利润率极低,缺乏研发能力,2019年-2021年,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为2.59亿元、2.91亿元、2.91亿元,基本原地踏步。

一旦新冠药上市,也将给公司带来不小的业绩贡献。

不过,业内认为,由于新冠治疗药物瞬时需求很大,现有的三家合作方或许还不够,未来可能还会有新的战略合作方冒出来。

参照辉瑞Paxlovid在国内上市的经历,该产品自3月17日经上海进入中国,随后在一个月内被分发至全国22个省市,快速用于疫情防控一线。

最短时间内的扩产和分销能力,将是新冠龙头们接下来重点推进的一项工作。

需要注意的是:

根据辉瑞公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公司Q1新冠口服药Paxlovid收入15亿美元,远低于预期的24.2亿美元。

主要原因就是市场定价太高,使得该药基本失去了在低收入国家的市场,即使在发达国家,也是重症患者才会使用,轻症患者基本忍忍就过去了。

因此使得其市场前景,严重缩水。

国产新冠药价格肯定会便宜很多,但现在预期打的太满。

一旦预期不达标,这里面的股价下跌风险也是很大的。

对于新冠药来说,核心定位应该落在轻症患者的治疗上,尤其是能否走OTC渠道。

就像感冒药一样,如果每家每户的药箱中能常备几盒,这样才能尽可能的扩大市场规模。

实现这个目标的前提,就是临床试验给出的数据,要足够安全。

如果能满足治疗有效性要求和安全条件,真实生物相关产业链跑出来几个十倍股,相信没有任何问题。

但如果失败了,一切就另说了。

令人好奇的是,以前默默无闻的真实生物,是怎么就跑出来成为了领头羊的呢?

2

真实生物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完成了A轮和B轮融资,其中B轮融资金额达1亿美金,盈科资本为领投方之一。

其上市进程也已经在推进中,据平顶山市政府的《关于做好2022年工业经济工作的通知》,今年平顶山将推动真实生物启动港股上市程序。

天眼查APP显示,真实生物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在河南省平顶山市的医药公司,最终受益人为“王琳”,由一家名为“Genuine Biotech HK Limited”的香港企业100%控股。

你一定奇怪,这家国产新冠药龙头怎么会诞生在农业大省河南的一个三线小城市呢?

他真的拥有这么强大的研发能力?

其实,某个角度而言,真实生物也只是一个投资平台。

真正的研发者另有其人。

资料显示,阿兹夫定由现任河南师范大学校长常俊标教授发明、河南真实生物、郑州大学、河南师范大学、河南省科学院高新技术研究中心共同研发。

真实生物成立于2012年9月,阿兹夫定是该公司首个获批上市的产品,公司管线中还有4款1类新药、5款高端仿制药。

常俊标教授曾对媒体透露,“阿兹夫定的研发是从2004年开始的,截至目前已经有17年的时间了。

最开始的时候,阿兹夫定的研发是针对抗艾滋病毒而进行的。

据中国疾控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评估,截至2018年底,我国估计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约为125万,全人群感染率为万分之九,这是个触目惊心的数字。

二十年前,河南曾经由于采血站的操作不规范,出现了可怕的艾滋病聚集人群。

常俊标教授表示:

“我们经常会接触到一些艾滋病患者,由于没有很好的药物治疗,加之一些进口药物,副作用比较大,患者用药不方便,所以我们认为有责任和义务来进行大胆的实验,开发出属于我国自有知识产权的抗艾滋病病毒的药物。”

“药物研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反复优化、不断升级是我们基本功。研发期间,研发人员经常轮流呆在实验室,只为能合成新的化合物。”

“如何能设计出新的核苷类抗病毒药物这是我们研发期间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因为抗病毒类药物中,核苷类的药物近60%,而核苷这类化合物是平均分子量只有300左右的小分子,由于该类化合物能够优化的位置并不多,并且到目前已有100多个药物进入临床或正在做临床实验,要合成新的化合物我们只能反复实践。”

“所以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太大的信心,一是因为研发条件受限,因为艾滋病病毒的体外活性筛选需要在P3实验室内进行,但国内相关实验室较少,难以达到要求。二是即使将化合物寄到国外,花了很多钱,也不一定会有肯定的结果,所以研发实验经常会陷入停滞。”

“由于研发风险较大,最艰难的时候我们很难找到愿意投资的企业。”

幸运的是,常教授最终得到了真实生物背后投资方的赏识,而真实生物,更像是一个为支持常教授的研发而专门设立的合作平台。

常教授2004年开始搞研发,2012年获得真实生物的独家投资。8年就这样过去了。

又过了9年,到2021年7月,经过漫长的一期、二期、三期临床试验,终于获批上市。

这是我国第3款国产HIV创新药,同时也是首个获批的双靶点抑制剂。

对于常教授背后的投资方来说,9年的坚定持有,最终换来了丰厚的收益率,这是对长期主义者最好的回报。

阿兹夫定的原理,是通过发挥抑制HIV、HCV、EV71等RNA病毒的复制来实现抗病毒。

常教授曾表示,阿兹夫定有三大特点:

一是与现在市场上的药物如3TC不产生交叉耐药,可解决有些患者耐药性的问题;

二是作为双靶向药物,它不仅可以阻断逆转录酶,还可抑制艾滋病毒的Vif辅助蛋白;

三是药物的靶向性强且长效。

临床前研究表明,与常用抗艾滋病药物拉米夫定相比,阿兹夫定药物活性要好1000~2000倍,口服剂量仅为拉米夫定用量的百分之一,单次用药4天后仍能够100%抑制HIV-1复制。

2020年初新冠病毒爆发,大量的抗病毒药物被筛选出来,投入到治疗一线中去。

据中国临床试验中心官网,一项注册题目为:阿兹夫定片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COVID-19)的随机、开放、对照临床试验(注册号为ChiCTR2000029853),在2020年2月15日被注册,研究实施时间为2个月,入组人数20人。

随后,这项研究的结果被Nature子刊《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发表。

2020年10月,该刊发表标题为Azvudine(FNC):a promising clinical candidate for COVID-19 treatment的研究论文,作者为河南师范大学常俊标教授,内容为阿兹夫定(FNC)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最新进展。

初步临床试验结果令人振奋:实验组10例患者中,4天以内第一次核酸转阴率达到90%,而常规治疗组4天以内第一次核酸转阴率仅10%;更值得注意的是,实验组中一位患者入院治疗20多天,采用多种治疗方案核酸检测均未转阴,服用阿兹夫定药物第5天,核酸检测转阴。

2021年12月6日,刊发在Nature上的一项研究进一步发现,体外试验中,阿兹夫定单磷酸酯胺前药能有效地抑制SARS-CoV-2新冠病毒复制,灌胃食蟹猴阿兹夫定能显著减轻炎症和器官损伤。单细胞测序表明,阿兹夫定治疗可促进胸腺功能恢复。一项随机单臂试验中,31名患者口服后在3.29-2.22天内全部实现病毒核糖核酸检测转阴;在9.00-4.93天内全部出院。

这个团队,由常俊标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蒋建东院士、真实生物CEO杜锦发博士领导,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等负责临床试验开发。

正是因为有早期的漫长时间积淀,从时间线上来看——

早在2020年4年,真实生物就获得了阿兹夫定国内新冠III期临床批件,并在2021年第一季度先后获得巴西、俄罗斯III期临床批件。

这是真实生物能成为新冠药领头羊的关键原因。

这个时间,比君实生物、开拓药业,领先太多了。

2021年10月,在抗新冠病毒药物研发工作座谈会上,阿兹夫定因具备较好的临床疗效兼较快的研发进展汇报至国务院孙春兰;

11月,作为抗新冠潜在代表性药物登上央视新闻。

今年2月至3月间,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院院长蒋建东院士在两场报告中均提及了阿兹夫定的临床研究。

根据蒋院士的发言,阿兹夫定的临床效果是这样的,一般口服用药3-4天核酸转阴。二期临床大概做了三四百例,三期临床做了八百多例。

从二期临床和一部分三期临床的结果看,大概3-4天核酸转阴。用药6-7天就可以停药,一般9天出院。

并且,阿兹夫定在治疗重症和轻症的结果方面都非常相似。

在2020年的时候,国内热炒的美国新冠药瑞德西韦也被引进,参与对照试验。

在细胞水平上,与瑞德西韦相比,虽然阿兹夫定抗病毒强度差一点,但是在临床效果方面却要明显好于瑞德西韦。

此后,瑞德西韦被国内抛弃了,不再使用。

不过,跟后来的辉瑞Paxlovid相比,阿兹夫定的效果可能略差一些,更接近默沙东的Molnupiravi。

因此蒋院士推荐采用A+B方案,即阿兹夫定与可利霉素的组合,他们称之为“协和方案”。

克林霉素是一个已批准上市的药,主治抗细菌、支原体、衣原体的药。

用阿兹夫定来抑制新冠病毒的复制,用克林霉素来辅助继发性的感染,这是个双保险组合。

另外,从目前的研究进展来看,阿兹夫定还在拓展对白血病、淋巴瘤和多发性骨髓瘤等癌症的适应症研究。

2019年,真实生物宣布阿兹夫定在肿瘤治疗领域取得突破。在9株白血病细胞、12株淋巴瘤细胞和11株骨髓瘤细胞中,阿兹夫定均展现出显著的抑制作用,并且在抑制多发性骨髓瘤细胞株方面的表现与美国新基公司的Lenalidomide相当,而后者2019年的销售额突破了100亿美元。

无论是癌症还是新冠治疗,都是潜力巨大的市场。如果阿兹夫定能够在艾滋病领域之外再“拿下”其中任意一个市场,无疑将帮助真实生物站上行业的新台阶。(君临策)

,全运会足球,率的拼音和组词,公共微信号 http://www.shenghuochn.com/lm-2/lm-3/33177.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澳门葡京赌场美女,山东彩票彩友沙龙,娇喘2分钟戴上耳机污
  • 编辑:岩岩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