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投资资讯  证券

48元宇宙里,小偶像最担心的还是总决选

  • 来源:互联网
  • |
  • 2022-06-2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作者|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6月对河粉(SNH48粉丝)有特殊意义。每年6月,是新一届总决选启动官宣的日子,也是河粉们互打鸡血催肾集资的日子。而今年,因上海疫情、政策监管等一系列原因,除总决选规则大变脸外,河粉们还等来了丝芭传媒的另一项“重大发表”。

6月10日,丝芭传媒官宣,公司业务与企业架构将重组,其控股公司更名为美踏控股,核心业务将转型为面向WEB3.0和XR互联网时代的沉浸式互动社交元宇宙——美踏元宇宙。META48旗下核心业务共分三块:元宇宙视觉娱乐、元宇宙粉丝娱乐与元宇宙品牌新消费,分别对应着丝芭影视、丝芭传媒与米娜电商。

丝芭旗下艺人、小偶像包括已毕业的独立艺人工作室都在转发这一“重大发表”,一派全员进军元宇宙的势头。

而私底下,小偶像们自己也闹不清美踏、元宇宙是个什么东西,只是为完成KPI而转发。前一姐李艺彤直播时说,看到重大发表,她的第一反应是询问公司管理层“以后开发票的抬头是用丝芭传媒还是美踏控股”。

老互联网人王子杰放话要打造“全球第一个元宇宙女团”,而偶像、粉丝还都在一脸懵逼。偶像上链、元宇宙公演,这些虚无缥缈的概念真能落到实处吗、真会有人买单吗?

偶像成色,别上链、先上秤

去年12月,丝芭传媒旗下上海米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就在申请注册多个元宇宙相关商标,当时外界多认为丝芭只是想在电商领域找到突破口。但硬糖君当时就预感,子杰殿下这是要进军元宇宙了啊。

偶像上链,对于现在的丝芭是种必然。目前丝芭旗下三大核心业务看起来各自独立又能相互输血,实际上全部依仗丝芭的核心资产——小偶像们。而走过十年的丝芭当下最大的问题,就是小偶像量、质双忧。

自2012年成军至今,每年丝芭传媒都会开启新成员招募计划。当年一期生、二期生竞争激烈不亚于秀综海选,那批开启了SNH48全盛时代的小偶像们,也确实当得起“万里挑一”的赞美。

伴随着一二期生的成长,尤其是鞠婧祎的出圈,丝芭新成员招募更加顺遂,第四、五、六期生招募,选到了大批有才艺、有颜值、吸粉能力强的新秀,就是粉丝口中的“次世代”。

但从七期生开始,每期通过遴选入团的新面孔在减少。毕竟和十年前相比,素人成名的渠道实在太多,做博主或拍短视频,都有可能成名,还不用和公司分成。

粉丝群体对于新成员的关注度也在下降。这就导致,一二期生的流量顺利交接到以4-6期生为主的次世代成员手中。但新成员,尤其是十期生以后的新人们,并未能补位成功。

新人数量下滑的同时,老人也没几个成功出圈的。SNH48虽源于AKB模式,但进入中国后,伴随着十年“出村”路,尤其是2020年河妹出征选秀后,粉丝群体早已与日本不大相同。

许多日本开闭饭,尤其是宅男并不希望偶像出圈,也不希望她们有太好发展,“这样她才会一直留在这里甜我”。但国内粉丝不一样,尤其是河妹出征后吸引了大批秀粉,这些粉丝对于偶像事业发展是有要求的。遗憾的是,目前的丝芭并不能满足粉丝的事业心。

十年时间,上百小偶像,真正出圈的只有鞠婧祎一个人。鞠婧祎后升入明星殿堂的李艺彤也一直在拍戏。前不久央八播出的《理想的房子》中,李艺彤的戏份还不算少,但就是难吸新粉,粉丝也自嘲“卡卡(李艺彤昵称)是无效拍戏”。

去年升入明星殿堂的孙芮,拍戏上综艺都没落下,但影响力基本局限于饭圈。最近播出的《开播!情景喜剧》同样有孙芮出演,按说靠喜剧人形象吸了不少粉的她挺适合,可就是水花寥寥。

至于顺利加入秀综限定团的许佳琪、赵粤,直接毕业进入影视部的林思意等小偶像,情况都差不多,曝光和资源断断续续就是不出圈。甚至有些小偶像人气不升反降,导致事业粉的严重不满。

秀综被叫停,线下演出因疫情受阻,过去那一套闭环玩法已经开始转不动了,丝芭急于搭上元宇宙这班车,从商业上看很容易理解,但粉丝能理解吗?

粉丝情绪,是否再次买单?

上海人将脑筋不灵光的人称为“戆卵”,河粉们也常以此自嘲,表达被小偶像彻底套牢,“明知道狗公司不行,还是想给她更好名次,让她明年能过得好一点”。手握几百小偶像的丝芭开启元宇宙计划后,戆卵会奔赴元宇宙追星吗?

“重大发表”中,子杰殿下从虚拟偶像、VR公演,到粉丝共创再到虚拟城市,把饼画得又大又圆。但联系目前丝芭的核心业务,最有可能落地的:一是虚拟偶像,二是偶像NFT。

当然有人会说,结合线下演出的VR公演应该也很有潜力,目前丝芭也有VR公演。但硬糖君对丝芭的技术能力一直持怀疑态度。另外,海那边的AKB已经有VR公演了,可以通过APP观看。但因剧场较暗,会出现大量噪点、色块,实际观看体验不算好。

AKB VR公演

“用VR还不如直接看官摄,看着都差不多,感觉目前还停留在噱头阶段。”一位48粉丝这样告诉硬糖君。

再说回虚拟偶像和偶像NFT。眼看隔壁乐华的A-soul搞得风生水起,坐拥几百小偶像的丝芭不动虚拟偶像的心思是不可能的。去年,丝芭就官宣了虚拟偶像二人组“花戎”。但虚拟偶像圈粉也是需要作品的,可这对女子双人组出道后,除了在ppt中被溜了一圈,几乎没干别的。

在王子杰的设想中,丝芭不仅要做虚拟偶像,还要搞虚拟偶像平台,即其他公司的虚拟偶像也入驻丝芭搭建的平台,从收入中抽取佣金。“自己的虚拟偶像半点水花都没有,老王就别想着整虚拟偶像MCN了。”粉丝对王总的壮志并不感冒。

A-soul的成功给丝芭的另一点启示是:旗下那些人气不行的小偶像有了新就业方向——以中之人的身份二次出道。

确实,比起素人,这些接受过歌舞培训且对粉丝心理有所了解的小偶像,在批皮营业方面有天然优势,公司也省去了公演置装费。

然而,这么做直接剥离了48系的核心——面对面的偶像。48系的核心文化,就是面对面的养成系偶像,通过公演、线下活动及握手会等,让粉丝去见证偶像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一路成长。大规模转做虚拟偶像,在粉丝看来是丢失48系初心和核心。

至于偶像NFT,目前描述得还很模糊——“粉丝与偶像进行共创”。以硬糖君对丝芭的了解,所谓偶像NFT,大概率是过去口袋48花钱翻牌回答问题的“元宇宙”版。以前粉丝在口袋48,通过鸡腿(代币)花钱向偶像提问。现在改个“偶像NFT”的名字,本质并无区别。

今年总决选的启动公告中也提到,丝芭将为获得年度影响力金奖、银奖、铜奖的成员量身定制数字藏品。不过河妹NFT的升值空间嘛,左右都是在河粉圈子里流转罢了。

更关键的是,诚如上文所说这几年丝芭的核心资产——小偶像本身表现乏力,粉丝对公司的信任已被消磨。就像“重大发表”评论区所呈现的那样:计划一公布所有河粉都认定是在圈钱,王子杰做不成元宇宙。买单的人缺乏基本信任,又怎么指望他们乖乖掏钱。

大饼易画落地难

当然,粉丝都是口嫌体正直,只要产品过硬,当初骂得最凶的人很可能大喊“真香”。关键是,丝芭能不能把大饼落到实处呢?

其实这几年的丝芭没少折腾新概念,偶像手游、虚拟团体、电商、偶像带货,几乎热门概念都踩了一遍,但最终结果就是除了粉丝无人知晓。概念落地难是丝芭的老问题,从招聘情况看,丝芭给出的工资竞争力不高,在寸土寸金的魔都确实缺了点吸引力。

河粉中有技术大佬通过扒官网代码,深入研究“美踏元宇宙”发现,基于哪条公链搭建、虚拟资产在哪儿做存证这些,丝芭都还未决定。只是急吼吼地先把概念抛出来,这就更加重了“画饼”的嫌疑。

退一步说,丝芭找到了靠谱团队这事就能成吗?也不一定。就先不说NFT、元宇宙这些新概念在国内受到政策监管,单看同台竞技的友商们,丝芭的胜算也让人捏把汗。

乐华+字节不用多说,虽然前一阵子闹出来压榨事件,但A-soul也算得上是虚拟女团Top。此外百度、腾讯等互联网大厂也在积极布局虚拟偶像。

虚拟偶像四禧丸子

与此同时,摆在丝芭面前的还有一群特殊的竞争者:前员工的“背刺”。

运营众多小偶像难免有所疏漏,一部分开局还不错的小偶像,因为在团内被过多消耗而选择退团;还有部分小偶像,人气一直上不来,公司则会采用种种方式对其劝退,也就是所谓的“到付”。

不是所有小偶像离团以后,都如曾经的吴燕文(记者)、陈逸菲(法官助理)一样,走进体制内端起铁饭碗。这些早早离开校园的小姑娘,很难如同龄人一样回到那条中规中矩的打工路,她们谋生的方式仍旧与娱乐沾边。

有些小偶像选择入驻小红书或者B站做UP主,伴随着虚拟偶像的起势,不少前48成员加入到中之人的行列。其中最知名的48再就业小偶像,莫过于七海Nana7mi(简称七海)。

七海隶属于国内虚拟艺人企划VirtuaReal,她的皮下正是48六期生林忆宁,这点无论在V圈还是在河粉中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林忆宁如今拥有的粉丝比当年在团时要多得多。

除了七海,最近在B站涨粉势头不错的虚拟偶像组合四禧丸子,也是由四位前48偶像(万丽娜、张怡、袁雨桢、温晶婕)组成。其中万丽娜曾被称为N队之光,她的退团令不少河粉惋惜。眼看着退团偶像在V圈风生水起,没准丝芭的法务部又要忙起来,“召回”这些退团再就业成员了。

对于粉丝而言,一边是“剥削资本家”,一边是打工小偶像,心中的天平倒向哪边可想而知。加之在粉丝看来,偶像单干要优于被公司压榨,最近几年甚至出现粉丝在总决选刻意保留票力,希望偶像“脱离火坑”后,再“只给她一个人花钱,这样钱都归她”。

丝芭的元宇宙计划道阻且长,而处于变革中心的小偶像们,却好像是对这件事最没所谓的一群人。对她们而言,上链、NFT过于遥远,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一年一度的总决选,“那才是真正能把握在手里的东西”。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舞出我人生4百度影音
  • 编辑:岩岩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