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行业热点  创投

百万亿GDP下,人民币的美丽与哀愁

  • 来源:互联网
  • |
  • 2021-01-21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一个里程碑,一个新起点;第一次破百万亿!

src=http___dpic.tiankong.com_ld_v1_QJ8180425938.jpg&refer=http___dpic.tiankong.jpg

如果不出意外,2020年GDP同比增长2.3%的中国经济将一枝独秀。亮眼的标签与数据之背后也很美吗?

“GDP过百万亿原本早有预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放在2020年全球疫情大暴发,主要经济体经济均出现负增长背景下,就具有不一样的意义了。”一个资深金融业人士说。

不过,剥开表层,会看到尽管以14.7万亿美元GDP稳居世界第二的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分量”更重了;但我们的消费这次却下来了。

在公布GDP数据的次日,1月19日,统计局详细公布了“数字,投资、出口和消费对 GDP 增长的贡献率”。

曾经的增长引擎——消费向下拉动GDP 0.5 个百分点。和消费活动有关的一些经济指标,比如人均消费支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也是下滑。

这似乎有悖于近期地产和A股市场板块轮动的火爆。

“我觉得消费是百万亿GDP背后的主要隐忧,消费负增长说明我们经济恢复的基础还是不够稳固,这次疫情的冲击还是比较大的,我们还处在一个大病初愈的过程当中。”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告诉。

那么,又该如何解释所谓“一瓶难求的茅台、楼盘日清的一线城市”呢?这里也有两个“一”字。此“一”乃彼“一”之隐忧,或者说,人民币的美丽与哀愁尽在其中。

原因或在于人们怕手里的“票子毛了”。放眼全球,疫情之下,各国央行竟相大放水——资产价格节节攀升;换言之,旨在保值增值的资本涌入房地产和股票市场意欲抵御通胀。

这不是单一经济体的个别现象,各国继续上行的国债收益率还在敲警钟。无怪乎,币值稳定几乎再度被视为中国货币政策的头号或重要目标。

中国央行货政司司长孙国峰撰文指出,健全现代货币政策框架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要,要以现代货币政策框架作为战略支撑,既坚决不搞“大水漫灌”,避免造成结构扭曲和资产泡沫,防止严重的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也不能发生信用收缩引发风险,要保持总量适度。

孙国峰表示,货币政策目标方面,要以币值稳定为首要目标,更加重视就业目标。此外,进入新发展阶段,有必要优化货币政策中介目标的锚定方式,保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将其作为健全现代货币政策框架的重要内容。

在管清友看来,币值稳定是指保持本币的稳定,它肯定是重要的目标,也谈不上首选;但“我们肯定是不想再搞大水漫灌了。”

他告诉,现在,国内对于货币政策的分歧挺大,有的人主张跟欧美一样,也搞MMT;但也有人反对;我的主张是:我们不能搞MMT,也千万不能这么搞,因为毕竟国情发展阶段不一样。

在光大证券首席金融业分析师王一峰看来,币值稳定一般而言是其与通货膨胀的关系,汇率与国际收支平衡的相关度大一些。“个人理解,币值稳定还是要维持正常货币政策空间,货币政策的主要着力点也是以我为主,尽量延长正常货币政策空间,就像央行行长易纲讲过的‘不让老百姓的票子变毛了’……所以,我觉得,货币政策在抗击疫情,且经济较好恢复之后,就需要回归常态。

不过,换种视角看,“目前的增长还是恢复性的,结构上反映了我国自身和各国应对疫情的需求,这样的结构能持续多久具有不确定性。但各国疫情控制和疫苗效果等同样具有不确定性。美国经济的运行及新政府的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浙商银行前行长刘晓春告诉。

刘晓春说,疫情以来我国货币政策一直比较稳健,有比较大的弹性空间,但在实体经济投资需求没有实质性增强的时候,大水漫灌式的货币政策只会吹大资产价格泡沫。当下的关键是在上述不确定中抓住国际产业结构重塑的主动权,促进实体经济投资需求,从而提升有效的消费需求,因此,稳定币值、稳定汇率就是重要一环。

就此不妨听听企业的声音。1月初,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2020年公司的出口受疫情影响不大,还是那些订单。但人民币升值得很厉害,在出口上公司几乎没有赚到什么钱。但为了和客户保持长期的合作关系,要保护好订单,生意还是要做。因为一旦订单断掉了的话,以后就没有客户了。

“如果人民币继续保持现有的汇率,出口企业的生意会比较难做,像我们这样的大企业还可以用从东边赚的钱补西边出口的窟窿,但那些小的出口企业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曹德旺对媒体表示,建议要关注人民币升值给出口型企业带来的压力,应该是时候考虑人民币应有的汇率价值与实际匹配了。

那么,何谓汇率价值与实际之匹配?

1月20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4836,较前一交易日高开47个基点;美元指数盘中报90.51,而18日百万亿DGP出炉当天,人民币中间价报6.4845,美元指数90.8380.

事实上,开年以来的人民币汇率牛势不减,两个交易日一度上涨逾千点,如2021首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最高上涨700逾点后,次日早盘又一度上涨逾300点,同日16:30 CNY收盘报6.4640,CNH升幅收窄至6.44附近,其之前最高升至6.41。

在1月15日国新办举行的2020年金融统计数据有关情况发布会上,央行货政司司长孙国峰表示,2020年末人民银行对美元汇率较上年末升值6.9%,波动幅度没有超过历史水平。

他认为,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与我国的对外贸易和经济基本面是相符的。在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下,人民币汇率处于合理均衡水平,汇率变动对出口和经济的正负影响基本相互抵消。“总的看,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浮动将成为常态,既不会持续升值也不会持续贬值,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在孙国峰看来,过去两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年化波动率超过4%,已与国际主要货币基本相当,发挥了宏观经济自动稳定器功能,促进实现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

是这样吗?“天花板”打破之后,业界观点见仁见智:有人预测2021年人民币汇率或破6 ,有人说双向波动,位于6.2~6.5之间。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基于两大引擎(居民消费与制造业投资),同时考虑到全球疫情时代供给侧优势所支持的中国出口韧性,以及经济政策的“不急转弯”,2021年中国经济增速料将在一、二季度强势冲高,然后逐季回归至长期中枢水平,全年增速预计在9.2%左右。

“立足于此,虽然海外疫情的不确定性以及美国新一轮刺激政策或将牵动美元指数的反复波动,但是人民币汇率预计将在双向浮动中保持总体平稳,年内有望触及6.40。”程实认为。

巴克莱首席经济学家常健则预计2021年GDP增速将从2020年的2.3%增至8.4%,鉴于基数较低,第一季度GDP增速将同比增长至〜20%。考虑到最近本地COVID-19感染的增加,服务业在第一季度可能会出现问题,但到目前为止,对2021年GDP增长的影响很小。此外,“我们预计制造业将继续成为推动增长的主要引擎。”

与之相关,人民币资产方面,提及外资对中国债市的投资,瑞银证券责任有限公司董事长钱于军表示,对国际投资人来说,人民币汇率比较稳定,中国国债对他们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投资回报的工具。

其解释,外资买中国的国债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是会很多的,只要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尤其中国国内的利息仍然高于美元和主要货币,现在欧元是负利息,美元没有负利息,但也是历史最低水平的利息,而人民币国家主权的评级是一个A或者A+,以前还是AA-的,如果长期投的话,利息也比较可观。

钱于军坦言,外资不会贸然进入我们的信用债,也就是我们的公司债、企业债。金融债会投,主要还是集中在开发银行等政策性银行。这个格局短时间内不会改变,因为我们的信用债市场虽然巨大无比,但它的评级制度还有待改进。

程实则认为,投资逻辑,因时而变。从经济看金融,由于中国经济率先从疫情中“康复”,2021年人民币资产的投资逻辑或将“与众不同”。有别于全球疫情时期的“流动性驱动”,2021年随着中国经济运行和经济政策的逐步正常化,人民币资产的投资逻辑或将切换为“基本面驱动”。

若是,其无疑亦是百亿GDP下,人民币的潜在利好。

“破百万亿是一件显著的事情吗?也许吧,不过对我来说,如果规模是一个重要因素,那应该是是几年前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及在不远的将来可能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一位资深金融专家说。

尽管早在预期之中,尽管不再GDP挂帅,但百万亿无疑是个大关。

中国GDP从1978年的不足4000亿(人均逾200美元),至2000年的破10万亿,再至2020的破百万亿(人均1万美元),可谓“三级跳”,前一个10万亿耗时22年,后一个百万亿大关不过20年;那么,再下一个百万亿(200万亿)呢?是否时间更短?

管清友大致推算,疫情会加速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的进程,最快2026年就可以。这是因为中国抗疫成效更佳,经济基本盘更坚实,比美国更有韧性。

人民网评论称,GDP突破百万亿是里程碑更是新起点。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标准,GDP突破一百万亿,人均GDP连续两年超过1万美元,象征着我国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再上新台阶。

不过,上述评论亦坦言,中国GDP突破百万亿的发展成就,如果除以14亿人口,则会变得很小;而中国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如果乘以14亿人口,就会变得很大。一百万亿的GDP总量,意味着更高的起点,更大的难度,更高的要求。

的确,“GDP过百万亿对中国经济发展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说,“由此可以看到我们过去取得的快速发展。”

温彬解释,GDP过百万亿大关的背后是:这些年我们提出进入高质量发展,而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就是改变过去粗放的债务推动增长模式,更好转向结构化、高质量创新的一种增长。

他说,去年疫情影响之下,GDP增速达2.3%的中国经济在全球一枝独秀;但我们的宏观杠杆率也出现了明显的上升。而且,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强调发展资本市场,优化融资结构,但目前银行间接融资仍然是融资的主体。08年金融危机之后,间接融资在整体融资中的占比仍在上升。如此,整个金融的风险还是在向银行集聚……所以,下一阶段,中国央行提出了稳健的货币政策,比如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这也有助于中国经济更加持续稳健的发展。

因此,温彬说,金融层面来看,有两个方向:首先是保持宏观杠杆率水平的稳定,这就要求M2信贷社融的增长要跟名义GDP增速相适应。

其次,继续优化金融结构,提高直接融资的占比。但针对个别风险,还是要采取多种措施,处理好潜在风险——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而在金融安全的背景下,才能更好发挥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

事实上,“更重要的是当前阶段下,经济结构调整得怎么样?产业升级如何安排?怎样做好双循环的开局与布局。至于经济规模数字,我觉得也许不是特别重要。”王一峰告诉。

不同纬度来看,2020全年“消费”支出下拉了GDP0.5%,包括“币值稳定”、“汇率变动”、“宏观杠杆率”、“金融结构”,甚至“地方债”及“信用债评级”短板等潜在隐忧。

在GDP迈入100万亿之际,“十四五”新发展新格局已然开启。如十四五规划早就明确: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跃上新的大台阶,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经济结构持续优化,预计二〇二〇年国内生产总值突破一百万亿元。此外,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即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等。

而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亦指出,在肯定成绩的同时,必须清醒看到,疫情变化和外部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我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2021年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复苏不稳定不平衡,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

这些均为中国通往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路途中的挑战与机遇。

其实,“之所以,我们一再强调不搞‘大水漫灌’可能也暗示我们的政策弹性空间不像想象中那么大。”一位业界资深人士称。他说,这十几年的人民币投放量不小,但并没有出现像上世纪80年代时候的资产价格失控;主要原因在于:其一,我们有足够的增长来吸纳人民币的投放;其二,人民币很重要的的蓄水池子就是房地产,即中国的核心资产价格亦是房地产价格。

2020的GDP为1015986亿元,而商品房销量创出新高,商品房销售额突破17万亿大关,增长8.7%;疫情影响之下,商品房市场依然跨越式发展。

或许如此,怕“票子毛了”之外,“币值稳定”会再度被视为宏观政策的重要目标?其默默诉说着人民币的美丽与哀愁……

cctv5在线直播篮球 http://www.shenghuochn.com/lm-4/lm-4/697.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