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投资资讯  证券

记者体验名目繁多的充场群演 揭秘喧嚣热闹的背后推手

  • 来源:互联网
  • |
  • 2018-01-04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记者体验名目繁多的充场群演 揭秘喧嚣热闹的背后推手  推销会上,主持人刚向观众询问产品使用效果,就站起来三五个人;会场上,主持人提问,刚念完题目,四五名观众的右手就已高高举起;周末的展会现场,摊位前总是轮番围着两三个人,兴致盎然地搭讪咨询……  这些场面,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热闹喧哗,效果良好…

原标题:记者体验名目繁多的充场群演 揭秘喧嚣热闹的背后推手

  推销会上,主持人刚向观众询问产品使用效果,就站起来三五个人;会场上,主持人提问,刚念完题目,四五名观众的右手就已高高举起;周末的展会现场,摊位前总是轮番围着两三个人,兴致盎然地搭讪咨询……

  这些场面,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热闹喧哗,效果良好。可你知道吗?那些站起来口若悬河的,回答问题头头是道的,都是活动组织者掏钱雇来的兼职“群众演员”。

  网红店雇人排队充场,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而连日来记者调查发现,使用充场这种营销模式的,不光是网红店,一些企业甚至部门主办的活动也活跃着这类“群演”的身影。为追求场面热闹、气氛热烈的效果,活动承办方采用包括临时雇用充场人员在内的各种手段,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

  在奉化桃源酒店的一个会场,七八十名群众参加了一场保健器材推销会。参加者中有20多岁的年轻人,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也有五六十岁的大叔大妈。台上则摆放了各式各样的医疗保健器材,有血压计、背部按摩仪、带按摩功能的洗脚盆等。

  “我们今天重磅推出公司研发出来的高科技产品——电子表式血压计,平时戴在手腕上,就像手表显示时间一样,随时显示你的血压……”主持人手拿器械,一一。他每介绍一种器械,工作人员就给的观众分发一样,让观众现场使用体验。

  完后,主持人称,现场已经有人体验过这些器材了,就请他们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感受。话音刚落,就有好几名观众站了起来,对那些器材赞赏有加,都说使用后效果明显。

  当时也在会场的记者一眼就看出,站起来的那几名观众,都是两小时前同记者一起乘车赶到会场的“群演”。

  此前一个星期,有人在兼职群里发布信息:“9月8日充场人员,时间13点30分到17点30分,工资50元,地点奉化,有车接送,自带电脑。”

  记者加入了相关微信群,经了解,这是一个商家推广医疗器械的活动。最后,有27名“群演”报名参加。

  当天中午12点,除5名充场人员在奉化等候外,包括记者在内的22人聚集在轻纺城公交车站,等待汽车来接。22人中,大多数是20出头的年轻男女。

  大家坐上车后,有人问:“去的是不是上次那个地方啊?”组织者兼司机小蒋回答:“是的。”

  途中,记者跟他们搭讪得知,不少人一起参加过多次充场活动,相互之间都已经熟悉了。当天组织活动的商家,此前曾组织过多次类似活动。

  下午1点左右,大家到了奉化桃源宾馆的会议室,会场已经坐着好几十个人。根据微信群群主的要求,“群演”们间隔坐在现场的大妈大叔们中间,带电脑的打开事先安装好的软件,根据图文配合,给大叔大妈们现场演示。

  就这样,经过“群众演员”的和热情介绍,会场气氛逐渐活跃,大叔大妈们的兴致也被调动起来。下午5点半,当包括记者在内的“群演”们准备离开时,商家已卖出不少保健器材。

  推销充场最为常见,可是有些充场,你想也想不到。

  9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记者在一个“蛇头”的微信上看到“急招充场”的信息,说次日要人,连做三天每天90元,做一天也行,包午饭并报销来回打车费。

  这个价格并不算高,但因为可连续做三天,而且充场的活大多很轻松,所以消息发布不到1小时,20个人的名额就满了。

  第二天,到指定地点集合时,记者才知道,原来是一家生产日用品的工厂有外宾要来考察,但厂里工人人数不够,临时要人去凑数。

  还有这种充场的活?看到大家有点疑惑,“蛇头”解释说,比如这家工厂告诉外方有60个工人,可实际只有40个,看上去不太好,就需要人去充场。“你们放心好了,让你们去那边就是拿着产品晃晃,不会让你们上机器操作的。再说,你们也做不来。”“蛇头”说。

  的这家工厂新装修完成不久,为迎接外方客商的到来,厂里精心做了牌,各处都在抓紧打扫卫生。

  20名充场人员被带至一个空荡荡的车间,由一位“姚姐”接管。

  “姚姐”说,因外方客商到来的时间不确定,所以这几天都需要人在厂里充数,边说边顺势倒了一些产品零件在长桌上,嘱咐“临时工”们先用抹布把零件擦干净,再用老虎钳剪去不要的部分。

  “蛇头”见状立马上前交涉,说:“你们说的是充场,就是人来了就行,不用干活。如果要安排干活,就不是这个价格了。”“姚姐”被说得一愣,表示自己不知道情况,得跟领导商量。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零件摆在桌上,不要求充场人员干活,装装样子就行,如果外宾来了,要认真一些。同时,发了统一的服装,特别强调“不要有作秀的样子”。

  当天,外宾并没有来,20个人枯坐了一天。记者抽空与“姚姐”攀谈,她也有些无奈,说外宾从美国来,“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到,我们跟他们有合作,给他们提供产品,他们只说这几天要来宁波,没说具体时间。”如果这一单能够拿下,将给厂里带来可观的利润,那么三天支出五六千元的经费雇人充场,性价比还不错。

  枯坐一天,原本并不相识的“群演”们只得聊天解闷。暂住在江北的小王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是充场的“老司机”了。来自江西的他在酒店、展会都充过场,还在影视城当过群众演员。他当群演的经历,成为当天充场人员无所事事之余最好的谈资。

  如果说商家雇用充场人员是营销需要,那么证券公司也在使用充场人员,则让人想不到。

  “招聘周一到周五农业银行APP注册员若干名充场!每天9点到15点任意时间,1小时左右,做完工资现结,140元!”这样的充场招聘信息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信息发布者虽然没说具体干什么,但介绍了工作的流程:到达指定地点后,在银行工作人员指导下操作,很简单,认真配合工作人员就可以了。人员年龄要求是18至39周岁,并带上身份证。地点在中兴上的一家农业银行。

  获此信息,记者随即以应聘的名义,联系了信息发布者小青。小青记录了记者的姓名和手机号码,并提供了一个联系电话,“到了后你联系这个人,她带你操作。”

  第二天上午,记者如约到达那家农业银行门口,与一名姓王的女子取得了联系。王女士接应了记者,开门见山地介绍:“我们是给证券公司拉业务的,需要找很多人去开户。”

  见记者有些迟疑,王女士继续介绍说,证券公司工作人员每个月都有任务量,主要是为了帮他们充充数,不会有什么风险的,“你现在开好户,如果不用的话,半年后就会注销,但密码要统一设定为××××××,以便他们随时操作你的账户。”

  “我们只是中介,哪个证券公司有需求,我们就给他们做。你有农业银行的卡吗?”王女士问。

  “我们要求开户行是农业银行,等下我带你过去,让银行工作人员带你操作,先办卡,再跟我去开户。”

  记者以年龄超过39岁为由,询问用别人的身份证能不能办理。

  王女士很诧异,“对年龄有要求吗?我不知道啊。”随即当着记者面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姐啊,开户对年龄有吗?……不能超过45周岁啊,中介给客户说的是39周岁以内,那我再问问看。”

  “45周岁以内的话我可以办的,但今天身份证不在身边,得改天了。看样子你和小青还不熟吧?”记者试探性地问她同信息发布者小青的关系。

  “她是中介。”王女士并不愿多说什么,告诉记者第二天再来。她给记者留了个地址,“我们就在这里办公,你明天办好银行卡后就过来找我。”

  两天后的中午,记者直接来到王女士所说的那个地址,距离农业银行不远的一幢商务楼6楼的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外面没有任何标记,里面只有两张办公桌、一个立柜、几把椅子和一套沙发茶几。两名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坐在沙发上,两名看上去像工作人员的女子面对面坐着,正在忙碌地操作手机。旁边还坐着一名学生模样的男子。看样子,所有手续都是通过手机完成的。

  见有人进来,一名工作人员让记者坐下等待。十几分钟后,王女士带着另一名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走进了办公室,看到记者,她向那两名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上次来过,没带身份证,今天可以办了。”

  和王女士一起进来的女孩坐在记者旁边,等候办理。

  20多分钟后,坐在沙发上的两名女孩子办完后离开了。而那名男子,因为一直不能对着视频完整、流畅地说出“本人自愿申请开设证券账户”,重复了多次。

  在该男子办理过程中,一名工作人员拨通电话,递给了记者,要求记者在电话中回答对方的问题。

  对话非常简单,对方只是询问记者是否自愿申请、资料是否真实等。

  接完电话继续等待,记者趁机同坐在身边的女孩子闲聊。

  “以前做过这样的兼职没?有没有什么风险?”

  谈话间,工作人员要记者坐到桌子旁边注册,记者以银行卡还没开户为由离开。

  随着对充场现象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一些职能部门推出的活动,竟然也活跃着充场“群演”的身影。

  天港禧悦酒店创新港店的会议大厅里,宁波创客创业大赛总决赛正在进行。每个参赛项目汇报完毕,主持人都要提个问题。每次主持人刚报完题目,三四名观众的右手就已高高举起。

  你也许想不到,所有踊跃举手的,都是一个微信名叫“大壳”的人组织到场的充场人员。

  早在该活动举行前一个星期,记者就在兼职群里看到这条信息:“招聘充场人员80名,工作时间下午1点到下午5点,要签到,工资40元,日结。地点:高新天港禧悦会议厅。”信息上留有微信和手机两种联系方式。

  记者通过微信方式联系上对方,对方简单询问了几个问题后,就将记者拉入一个充场群,并再三提醒,如果到时不能来,得提前说明。

  记者询问充场要做些什么,“大壳”回复说,坐在那边就好了。

  活动举办当天,“大壳”在群里提醒,穿拖鞋、背心不能进场,邋里邋遢的也最好别来。记者下午1点左右到达酒店,发现当天的活动是一场创客创业大赛总决赛,主办单位是国字头的计算机协会,承办执行的是宁波一家文化发展公司。

  会场布置得高端大气,充场群里有人感慨,都不知道该坐哪里了。“大壳”在群里提醒,坐的时候看下桌子上的牌子,前面的座位不要去坐,后面座位随便坐,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来听的。

  记者签到后,挑选了后排角落处一个座位坐下。

  下午2点,活动开始。“大壳”在群里发上来一个问答题的文档,是主持人活动期间要提的问题和答案。“大壳”提醒说,到时要积极回答问题,有小品。

  虽然品只是块肥皂,但充场的人都很用心,主持人每提一个问题,都有好几人同时举手,答题完毕,其他人又卖力地鼓掌。

  会场气氛确实活跃了不少,现场掌声不断,提问环节争先恐后。坐在记者旁边的充场人员小王告诉记者,活动组织方要的就是这种场面热闹、气氛热烈的效果。

  同样,9月底一个周六的下午,在市人力资源大厦举办的创业集市教育培训行业专场展会上,也有充场人员的身影。

  该展会参展的数十家摊位大多为青少年智力开发、儿童健康、家庭教育等行业,配套的活动也都是围绕孩子来开展的,包括儿童才艺大赛、古诗文大赛等。承办的文化公司在展会前几天,就在网上发布信息,需要70名充场人员。

  记者报名进入他们的充场群得知,展会当天对充场人员的要求有两种:年纪轻的自制简历,到有招聘需求的摊位前投递,装成找工作的求职者;年纪大点的扮成家长,在那些儿童教育、保健等行业的摊位前咨询提问。

  展会时间恰逢周六下午,充场群里原本报名的不少人都称临时有事,退了群。群主很着急,让参与的人把能来的朋友都拉进来,还加大了励筹码,到场的人都可以获得两份精美小礼品。

  展会当天,偌大的展厅里,除了参展商和参加表演的孩子,就没几个前来光顾的市民。这可能就是活动承办方不得不找人充场的原因吧。

  最终到场的有50多名充场人员。群主在群里提醒,不能傻坐在外面玩手机,要到舞台那边去坐坐,鼓鼓掌,配合主持人,还要到摊位前去走走、问问。

  充场人员陆续站起离开,分散到大厅的各处。偌大的展厅里,总算有人在摊位前了。

  推销会上,主持人刚向观众询问产品使用效果,就站起来三五个人;会场上,主持人提问,刚念完题目,四五名观众的右手就已高高举起;周末的展会现场,摊位前总是轮番围着两三个人,兴致盎然地搭讪咨询……

  这些场面,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热闹喧哗,效果良好。可你知道吗?那些站起来口若悬河的,回答问题头头是道的,都是活动组织者掏钱雇来的兼职“群众演员”。

  网红店雇人排队充场,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而连日来记者调查发现,使用充场这种营销模式的,不光是网红店,一些企业甚至部门主办的活动也活跃着这类“群演”的身影。为追求场面热闹、气氛热烈的效果,活动承办方采用包括临时雇用充场人员在内的各种手段,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

  在奉化桃源酒店的一个会场,七八十名群众参加了一场保健器材推销会。参加者中有20多岁的年轻人,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也有五六十岁的大叔大妈。台上则摆放了各式各样的医疗保健器材,有血压计、背部按摩仪、带按摩功能的洗脚盆等。

  “我们今天重磅推出公司研发出来的高科技产品——电子表式血压计,平时戴在手腕上,就像手表显示时间一样,随时显示你的血压……”主持人手拿器械,一一。他每介绍一种器械,工作人员就给的观众分发一样,让观众现场使用体验。

  完后,主持人称,现场已经有人体验过这些器材了,就请他们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感受。话音刚落,就有好几名观众站了起来,对那些器材赞赏有加,都说使用后效果明显。

  当时也在会场的记者一眼就看出,站起来的那几名观众,都是两小时前同记者一起乘车赶到会场的“群演”。

  此前一个星期,有人在兼职群里发布信息:“9月8日充场人员,时间13点30分到17点30分,工资50元,地点奉化,有车接送,自带电脑。”

  记者加入了相关微信群,经了解,这是一个商家推广医疗器械的活动。最后,有27名“群演”报名参加。

  当天中午12点,除5名充场人员在奉化等候外,包括记者在内的22人聚集在轻纺城公交车站,等待汽车来接。22人中,大多数是20出头的年轻男女。

  大家坐上车后,有人问:“去的是不是上次那个地方啊?”组织者兼司机小蒋回答:“是的。”

  途中,记者跟他们搭讪得知,不少人一起参加过多次充场活动,相互之间都已经熟悉了。当天组织活动的商家,此前曾组织过多次类似活动。

  下午1点左右,大家到了奉化桃源宾馆的会议室,会场已经坐着好几十个人。根据微信群群主的要求,“群演”们间隔坐在现场的大妈大叔们中间,带电脑的打开事先安装好的软件,根据图文配合,给大叔大妈们现场演示。

  就这样,经过“群众演员”的和热情介绍,会场气氛逐渐活跃,大叔大妈们的兴致也被调动起来。下午5点半,当包括记者在内的“群演”们准备离开时,商家已卖出不少保健器材。

  推销充场最为常见,可是有些充场,你想也想不到。

  9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记者在一个“蛇头”的微信上看到“急招充场”的信息,说次日要人,连做三天每天90元,做一天也行,包午饭并报销来回打车费。

  这个价格并不算高,但因为可连续做三天,而且充场的活大多很轻松,所以消息发布不到1小时,20个人的名额就满了。

  第二天,到指定地点集合时,记者才知道,原来是一家生产日用品的工厂有外宾要来考察,但厂里工人人数不够,临时要人去凑数。

  还有这种充场的活?看到大家有点疑惑,“蛇头”解释说,比如这家工厂告诉外方有60个工人,可实际只有40个,看上去不太好,就需要人去充场。“你们放心好了,让你们去那边就是拿着产品晃晃,不会让你们上机器操作的。再说,你们也做不来。”“蛇头”说。

  的这家工厂新装修完成不久,为迎接外方客商的到来,厂里精心做了牌,各处都在抓紧打扫卫生。

  20名充场人员被带至一个空荡荡的车间,由一位“姚姐”接管。

  “姚姐”说,因外方客商到来的时间不确定,所以这几天都需要人在厂里充数,边说边顺势倒了一些产品零件在长桌上,嘱咐“临时工”们先用抹布把零件擦干净,再用老虎钳剪去不要的部分。

  “蛇头”见状立马上前交涉,说:“你们说的是充场,就是人来了就行,不用干活。如果要安排干活,就不是这个价格了。”“姚姐”被说得一愣,表示自己不知道情况,得跟领导商量。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零件摆在桌上,不要求充场人员干活,装装样子就行,如果外宾来了,要认真一些。同时,发了统一的服装,特别强调“不要有作秀的样子”。

  当天,外宾并没有来,20个人枯坐了一天。记者抽空与“姚姐”攀谈,她也有些无奈,说外宾从美国来,“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到,我们跟他们有合作,给他们提供产品,他们只说这几天要来宁波,没说具体时间。”如果这一单能够拿下,将给厂里带来可观的利润,那么三天支出五六千元的经费雇人充场,性价比还不错。

  枯坐一天,原本并不相识的“群演”们只得聊天解闷。暂住在江北的小王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是充场的“老司机”了。来自江西的他在酒店、展会都充过场,还在影视城当过群众演员。他当群演的经历,成为当天充场人员无所事事之余最好的谈资。

  如果说商家雇用充场人员是营销需要,那么证券公司也在使用充场人员,则让人想不到。

  “招聘周一到周五农业银行APP注册员若干名充场!每天9点到15点任意时间,1小时左右,做完工资现结,140元!”这样的充场招聘信息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信息发布者虽然没说具体干什么,但介绍了工作的流程:到达指定地点后,在银行工作人员指导下操作,很简单,认真配合工作人员就可以了。人员年龄要求是18至39周岁,并带上身份证。地点在中兴上的一家农业银行。

  获此信息,记者随即以应聘的名义,联系了信息发布者小青。小青记录了记者的姓名和手机号码,并提供了一个联系电话,“到了后你联系这个人,她带你操作。”

  第二天上午,记者如约到达那家农业银行门口,与一名姓王的女子取得了联系。王女士接应了记者,开门见山地介绍:“我们是给证券公司拉业务的,需要找很多人去开户。”

  见记者有些迟疑,王女士继续介绍说,证券公司工作人员每个月都有任务量,主要是为了帮他们充充数,不会有什么风险的,“你现在开好户,如果不用的话,半年后就会注销,但密码要统一设定为××××××,以便他们随时操作你的账户。”

  “我们只是中介,哪个证券公司有需求,我们就给他们做。你有农业银行的卡吗?”王女士问。

  “我们要求开户行是农业银行,等下我带你过去,让银行工作人员带你操作,先办卡,再跟我去开户。”

  记者以年龄超过39岁为由,询问用别人的身份证能不能办理。

  王女士很诧异,“对年龄有要求吗?我不知道啊。”随即当着记者面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姐啊,开户对年龄有吗?……不能超过45周岁啊,中介给客户说的是39周岁以内,那我再问问看。”

  “45周岁以内的话我可以办的,但今天身份证不在身边,得改天了。看样子你和小青还不熟吧?”记者试探性地问她同信息发布者小青的关系。

  “她是中介。”王女士并不愿多说什么,告诉记者第二天再来。她给记者留了个地址,“我们就在这里办公,你明天办好银行卡后就过来找我。”

  两天后的中午,记者直接来到王女士所说的那个地址,距离农业银行不远的一幢商务楼6楼的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外面没有任何标记,里面只有两张办公桌、一个立柜、几把椅子和一套沙发茶几。两名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坐在沙发上,两名看上去像工作人员的女子面对面坐着,正在忙碌地操作手机。旁边还坐着一名学生模样的男子。看样子,所有手续都是通过手机完成的。

  见有人进来,一名工作人员让记者坐下等待。十几分钟后,王女士带着另一名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走进了办公室,看到记者,她向那两名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上次来过,没带身份证,今天可以办了。”

  和王女士一起进来的女孩坐在记者旁边,等候办理。

  20多分钟后,坐在沙发上的两名女孩子办完后离开了。而那名男子,因为一直不能对着视频完整、流畅地说出“本人自愿申请开设证券账户”,重复了多次。

  在该男子办理过程中,一名工作人员拨通电话,递给了记者,要求记者在电话中回答对方的问题。

  对话非常简单,对方只是询问记者是否自愿申请、资料是否真实等。

  接完电话继续等待,记者趁机同坐在身边的女孩子闲聊。

  “以前做过这样的兼职没?有没有什么风险?”

  谈话间,工作人员要记者坐到桌子旁边注册,记者以银行卡还没开户为由离开。

  随着对充场现象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一些职能部门推出的活动,竟然也活跃着充场“群演”的身影。

  天港禧悦酒店创新港店的会议大厅里,宁波创客创业大赛总决赛正在进行。每个参赛项目汇报完毕,主持人都要提个问题。每次主持人刚报完题目,三四名观众的右手就已高高举起。

  你也许想不到,所有踊跃举手的,都是一个微信名叫“大壳”的人组织到场的充场人员。

  早在该活动举行前一个星期,记者就在兼职群里看到这条信息:“招聘充场人员80名,工作时间下午1点到下午5点,要签到,工资40元,日结。地点:高新天港禧悦会议厅。”信息上留有微信和手机两种联系方式。

  记者通过微信方式联系上对方,对方简单询问了几个问题后,就将记者拉入一个充场群,并再三提醒,如果到时不能来,得提前说明。

  记者询问充场要做些什么,“大壳”回复说,坐在那边就好了。

  活动举办当天,“大壳”在群里提醒,穿拖鞋、背心不能进场,邋里邋遢的也最好别来。记者下午1点左右到达酒店,发现当天的活动是一场创客创业大赛总决赛,主办单位是国字头的计算机协会,承办执行的是宁波一家文化发展公司。

  会场布置得高端大气,充场群里有人感慨,都不知道该坐哪里了。“大壳”在群里提醒,坐的时候看下桌子上的牌子,前面的座位不要去坐,后面座位随便坐,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来听的。

  记者签到后,挑选了后排角落处一个座位坐下。

  下午2点,活动开始。“大壳”在群里发上来一个问答题的文档,是主持人活动期间要提的问题和答案。“大壳”提醒说,到时要积极回答问题,有小品。

  虽然品只是块肥皂,但充场的人都很用心,主持人每提一个问题,都有好几人同时举手,答题完毕,其他人又卖力地鼓掌。

  会场气氛确实活跃了不少,现场掌声不断,提问环节争先恐后。坐在记者旁边的充场人员小王告诉记者,活动组织方要的就是这种场面热闹、气氛热烈的效果。

  同样,9月底一个周六的下午,在市人力资源大厦举办的创业集市教育培训行业专场展会上,也有充场人员的身影。

  该展会参展的数十家摊位大多为青少年智力开发、儿童健康、家庭教育等行业,配套的活动也都是围绕孩子来开展的,包括儿童才艺大赛、古诗文大赛等。承办的文化公司在展会前几天,就在网上发布信息,需要70名充场人员。

  记者报名进入他们的充场群得知,展会当天对充场人员的要求有两种:年纪轻的自制简历,到有招聘需求的摊位前投递,装成找工作的求职者;年纪大点的扮成家长,在那些儿童教育、保健等行业的摊位前咨询提问。

  展会时间恰逢周六下午,充场群里原本报名的不少人都称临时有事,退了群。群主很着急,让参与的人把能来的朋友都拉进来,还加大了励筹码,到场的人都可以获得两份精美小礼品。

  展会当天,偌大的展厅里,除了参展商和参加表演的孩子,就没几个前来光顾的市民。这可能就是活动承办方不得不找人充场的原因吧。

  最终到场的有50多名充场人员。群主在群里提醒,不能傻坐在外面玩手机,要到舞台那边去坐坐,鼓鼓掌,配合主持人,还要到摊位前去走走、问问。

  充场人员陆续站起离开,分散到大厅的各处。偌大的展厅里,总算有人在摊位前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